香肠

【蓉白】寿面




*短
*结尾可能有点猝不及防
*ooc,剧情文笔都很辣鸡
*仙梦昆仑au
*赶在六月三号的尾巴祝蓉蓉生日快乐呀呀呀


【上】

“师妹。”

蓉仙姑刚走进她院子时就听见她师兄的声音。她心里小小的不快瞬间烟消云散。她内心不禁雀跃,却故作镇定地走向白掌门:“这么晚了,师兄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今天可不是你的生辰么。”白掌门将食盒放置在院子的石桌上打开,是一碗长寿面,上头还加了个荷包蛋。“生辰快乐,赶紧吃了罢。”

她鼻尖一酸,庆幸现在天色已晚她师兄看不清她的表情。她坐到他对面,接过面,赶紧把自己的脸埋进碗里:“很好吃,多谢师兄。”

“不客气。”白掌门说话的时候带了些得意,“这是我折腾了一晚上做出来的呢。”

蓉仙姑没有说话,只是埋头吃面。面的味道着实一般,但是她依然还说把它吃得干干净净。

白掌门就一直看着她。“吃完了?还有礼物呢。”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支精细的簪子,上头雕着一朵桃花,并缀着几缕流苏。

递给她的时候白掌门反倒有些扭捏起来:“这是我上次下山的时候偶然看见的,我也不懂女孩子的首饰,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我很喜欢。”蓉仙姑望向他,眼睛亮晶晶的。“师兄帮我带上吧。”

白掌门刚刚舒了口气又有些无措起来。“我不大会弄这些。”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是站了起来结果簪子,小心翼翼地把它插进蓉的头发里。“是这样吗?”

他从新坐到石凳上,仔细端详着他的师妹。

蓉仙姑有些期待:“好看吗?”

过了半晌白才回答:“果然还是带歪了。”

“切。”蓉仙姑不禁笑出声,又沉默了一会儿,才笑着说:“师兄赶紧回去吧,都这么晚了。”

“好。”白掌门拍了拍她的肩,“师妹也早些休息。”说罢便要离去。

“师兄。”蓉仙姑没忍住叫住他,看见白掌门带着疑惑地转身时反倒有些说不出口。“就是......谢谢师兄,还记得我的生辰。”

“这有什么,”白掌门扬起一抹笑,“做师兄应该的。”


【下】

“师姑生辰快乐!”

“生辰快乐,师姑。”

“生辰快乐!”

“生辰快乐!”

在蓉仙姑回自己院子的路上,还是不断有小辈们向她道贺,她也微笑着表示感谢。

她其实觉得她的头有点晕。今日是她的生辰,已经成为掌门的何田玉为她摆了宴席。她已经是辈分高德高望重的姑奶奶,便接受了小辈的好意,也为了尽兴饮了几杯。

她走近院子,却发现门前站了一个人。

她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差点脱口而出:“师——”

“姑奶奶。”

这个称呼让她的酒醒了几分:“白逍遥?”

她站直了看他:“你这么晚来我这里做什么?”

“我,我做了寿面。”

蓉仙姑本想回绝说她不饿。但是她对上了白逍遥充满希翼的眼神,最终还是没说出口。“那愣住做什么,进来罢。”

她在进门的时候忍不住晃了一下。白逍遥眼神中的雀跃转变成了担忧:“姑奶奶小心。”便要伸出手扶她。

蓉仙姑也没拒绝,随了他去。

待白逍遥把蓉仙姑扶到石桌旁,他变迫不及待地打开食盒。“这是我亲手做的,”白逍遥没忍住悄悄抬眸去看她。“姑奶奶,您尝尝?”

蓉仙姑盯着这碗面良久才动筷。味道和师兄做的一模一样,很一般。她这样想着,眼泪却不知不觉地流下来。

白逍遥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怎么去安慰她。

“无妨。”蓉仙姑用袖子将泪珠抹去。“很晚了,你快回去吧。”

白逍遥不知所以,只得离开。“那我先走了,姑奶奶生辰快乐!”

“嗯。”蓉仙姑笑了笑,眼睛因为刚刚哭过还有些许红肿,却也因为泪水带了水光。“多谢,很好吃。”

白逍遥感觉脸有些发烫,便赶紧将门带上回了院子。

【完】

【蓉白】大冒险

*不上升真人
*微博的段子机,错过的那种(校园au)
*很短
*辣鸡文笔辣鸡剧情
*蓉只在最后打了个酱油
*如果我哪天微博抽奖中了就填个后续(所以就是没有后续了)
如果都能接受,⬇️




白有些局促不安地在校门口来回渡步,努力地无视身后沙沙作响的灌木。

昨日是个普通的周末,他应了好友魏的约和其他几个好友在魏的家里开趴。

几杯啤酒下肚,几位男孩越发兴奋起来。这时候不知道谁提议的,“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其他细节白也记不清了。真心话总归是一些关于学校或者恋爱的问题,只是当酒瓶子转到白的时候,魏在旁边插了一句。

“小白大冒险吧。他那个注孤生能说出什么我们还不知道吗?”

白白了魏一眼,一边努力地辨认卡片背面的字体——酒精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哪儿是大冒险?”

“哥我帮你抽吧。”嘉尔迅速地从一堆背面印着真心话的卡片中找出一张印着大冒险的卡片,并且努力地用他标准的普通话念出来。“向,遇见的第一位异性,要ta的电话。”念完再把卡片往白的怀里一塞。“哥。”

他当时也许有些上头,也许是不忿大老师说的“让小白要人家姑娘的电话,哎呦喂。”这样疑似嘲笑的话语,立刻满口答应下来。

“就明天,上课前20分钟,你们都给我看着!不来不是男人。”

现在的白无比后悔昨夜他自己的豪言壮语。

背后的灌木仍然在响,只是这次多了不同的声音。

“小白,你行吗?”这是魏。
“哥,加油!”这是嘉尔。
“白哥,你知道怎么向女孩子要手机号吗?”这是三石。
“哎呦喂我蹲得腿都麻了。”这是大老师。

“怎么回事现在的人儿,”大老师最终没忍住坐在了地上,“这么晚来上课呢怎么。”

“哥我们是早来的。”一旁的嘉尔没忍住提醒道。

“有人来了!”魏突然兴奋起来,招呼着其余几个人,“赶快藏好!”

蓉像往常一样走进校园。

只是校园不太往常——校门口站了一个男生,又高又帅又瘦——虽然这不是重点,但是就这样站在校门口绝对是一件非常突兀的事情,特别在灌木后面似乎藏了好几个人的时候。

她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没忍住打量他了好几眼,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那个男生把她拦了下来。

......而且灌木后还有类似“加油,小白!”这样的声音传出。

“那个,同学,”对面的男生脸涨得通红,磕磕巴巴地讲道,“那个是这样,就是那个,额,是因为我昨天大冒险输了所以,”他紧张地吞了一下口水,眼睛不敢直视蓉歪着头听他说话的样子,偶尔瞄两下又马上把视线转向地板。“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

蓉看了他几秒钟没说话,直到白想找个地缝儿的时候,噗嗤地笑了出来。

“当然可以啊。”她眼睛笑得弯弯的,殊不知让对面的男孩心跳又快了几拍。她掏出纸笔写下自己的电话,一边问道:“我是蓉——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嗯?啊,我是白。谢谢。”白接过纸条,郑重地放进自己的兜里,然后伸出手——白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经被汗濡湿,赶紧在自己的裤子上擦了两下才又伸出了手,微微弯腰,耳朵仍然红得像是要滴血——真诚地说:“谢谢。”

蓉又一次笑了出来,握住了他的手。“不客气呀,小白。”然后看着他脸再一次红起来的时候,笑盈盈地补充道:“你好可爱啊,嘿嘿。”

【蓉白】一个破镜重圆的段子

*很短很短
*不上升真人
*不上升真人
*不上升真人
*痛恨错过微博段子机的自己




蓉对于白在快本没有选她这件事情,决定分手一分钟。

然后她感觉到自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头埋在自己肩上,呼吸打在自己的颈窝里,一阵酥麻从颈脖处开始蔓延直至她的指尖。身后的人也不说话,就这样抱着。

她的耳朵一定红透了。她想。

过了一会儿,蓉听见白委委屈屈的声音。

“蓉姐,一分钟到了。”

【蓉白】灼灼



*鸡关子太难听了,改成白掌门
*文笔渣,剧情智障而且丝毫没有逻辑
*bug私设满天飞
*教规那里看了好多遍,就是日行一善不得仁慈???
如果都能接受,⬇️



【楔子】

蓉仙姑觉得她的师哥最近很奇怪。

她打开白掌门刚刚差何田玉送来的食盒,果不其然又是桃花糕。

今日是桃花糕,昨日是桃花羹,前日更甚带了一个酒坛子来,她打开一看,传来一阵的桃花香。

“是桃花酿?”蓉仙姑重新把酒坛子封上,半开玩笑道:“不知师兄最近怎的,近来送的点心总与桃花有关。怕不是招惹到了什么桃花运吧。”

白掌门低头浅浅地笑了一下,手里拿着从蓉仙姑的桌上随手顺来的折扇扇风。“别胡说。不过近来找到一片桃花林,想着你喜欢就多采了一些。”

蓉仙姑捻了一块糕点尝了一口,味道就像她最喜欢的那样,软软糯糯又清甜可口。“这个时节还能找到桃花,师兄真是有心了。”

白掌门笑了笑,身子又向她的方向倾了些:“不知我的手艺,蓉儿可还满意?”

“这些竟都是师兄亲自做的?”蓉仙姑惊奇道,尔后又莞尔一笑道:“师兄这般的好手艺,我以后可就有口福了。”

“嗯。”白掌门看向她,眼睛里盛满说不出的温柔。

“蓉儿若是喜欢,我便天天给你做。”

【壹】

白掌门愣愣地盯着手上的桃花。

这是一朵及其普通的桃花。

按理说这并没有什么稀奇,即便现在是晚春,桃花虽难寻却也不是无处寻。更何况他刚从蓬莱的桃花林回来,摘了满乾坤袋的桃花。

这桃花不寻常的地方在于,这是从白掌门的口中吐出来的。

他心里暗道不好,赶紧回了庭院并用灵符传了个讯:“小谷,帮我找有关吐花的记载来。”

【贰】

白掌门很不符合掌门形象地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回院不过几个时辰,石桌上便被一朵朵粉色的桃花铺盖着,他伸手取了一朵在手里把玩。偶尔咳嗽两声,这石桌上就又多出几朵来,又被石桌上的花海淹没。

是师妹最喜欢的花。白掌门终于放开了被他蹂躏的桃花,转去盯着桌上其中一朵桃花看,没头没尾地想。

“师父。”白掌门赶紧直起身,将桌上的桃花扫到地上。“进来吧。”

一名穿着白衣的女子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手里捧着厚厚的一叠书。

“师父,您要找的关于吐花的记载都在这里了。”

“辛苦你了。把书放这儿吧。”白掌门随手取了一本翻看。

感觉到身前的人并没有离去,白掌门叹了口气,把书放下抬眼望她。“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师父,”小谷咬了咬下嘴唇,“是否要我告知蓉师姑?”

白掌门楞了一下,又低下头沉默了半响,才道:“一点小事罢了,就不要打扰你师姑了。”

待到小谷告退,他看着乾坤袋里和地上的桃花叹气。

桃花糕怕是做不了了。他可不想把自己吐出来的东西给自己的师妹吃。

只是可惜,说好要给她天天做的。

【叁】

几日后便是新生入教的日子。蓉仙姑作为师姑,今日得教予新入昆仑的弟子门派的教规,此刻她正站在高处,俯视着下面站着的新生。

“第一,师徒有序,不得越矩。”

白掌门便是这个时候来的。

“第二,日行一善,不得仁慈。”

他看着蓉仙姑充满威严的背影,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欣慰。

“第三,心有昆仑,不得叛教。”

蓉儿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他想。

“最后,同门弟子,不得相恋。”

白掌门突然咳嗽起来。

听到动静的蓉仙姑赶忙转过身来,轻轻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但是白掌门仍在捂着嘴,似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蓉仙姑担忧道:“师兄这是怎么了,前几日好似就有一些了,怎的到现在还不得好?”

白掌门摆了摆手,“无碍。可能是最近染了风寒罢。”他直起身,努力扯出一个微笑。“今日师妹第一次管理新弟子的事儿,本来又些担心,如今看来已经对你来说不成问题了。”他拍了拍蓉仙的的肩,“只是我还有事要处理,不能和你多聊了。”

蓉仙姑点点头,看着不知为何师兄有些仓促的背影,和地上散落一地的桃花。

可是这个季节哪有什么桃花呀。她想。

【肆】

白掌门的身体愈发虚弱了。

他的咳嗽也愈发严重,近来咳出来的花都带着点点血迹。

偏生他还每日靠灵力维持使得面上不显虚弱,精元气消耗更甚。

他是主动提出要去散步的。

“今日天气这样好,不出来走走实在可惜了。”

他手中摇着那把从蓉仙姑处顺来的折扇,叹道:“只是走了这么好一会儿,为师又些累了。”

何田玉连忙走上前,“师父,要回去吗?”

“不。”白靠着一棵树坐下,拿折扇抵着额头。“为师靠在这里眯一会儿。就一会儿。”

“那我去帮师父去毯子来。”说着何田玉连忙跑回去。

不过谈话间,白已经熟睡。

小谷便是这个时候过来的。

她蹲下身,仔细端详着白熟睡的脸。

毫无疑问白掌门长着一张好看的脸。他生的白净,长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右眼下有一颗泪痣。她心中一动,伸手摸向那颗痣。

然后一路向下,抚过鼻梁,再到嘴唇。

最后,她把唇印上了他的。

【伍】

蓉仙姑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海里便全是小谷偷亲白掌门的画面。

有些震惊,有些因有人触犯教规的愤怒,也有些难以言说的酸涩。

她忽然想到,她已经好几日没有收到桃花糕了。

【陆】

“蓉儿想下山游历?”白掌门有些意外,“不过,师妹去人间涨涨见识也好。那儿的确是个好玩的地方。”

他又拍拍她的肩膀:“多加小心,保重。也别太贪玩了。”

翌日,甄大侠告发白掌门与小谷之事,小谷因勾引掌门被判销魂钉,白掌门被重新打入轮回。

【柒】

这是白掌门所谓闭关修炼的第三天。

自打甄告发小谷之事他便借口修炼把自己关到山洞里等死。

不过三天,山洞里便被桃花覆盖着。花瓣,花苞或是已经盛开的桃花深深浅浅铺满了整个地面,而制造这一切的根源正半倚在榻上翻书。

他是真的在翻书。

山洞里黑漆漆的,白掌门却连个点灯的力气也没有。他只能聊胜于无地把书翻来翻去,不至于没有死于吐花,反倒先被闲死。

他也知道自己时日不多。这山洞本就是用于闭关修炼,本应该是这昆仑山上灵力最为充沛的地方,白掌门却依旧感受到了身上的灵力在不可抑制的流失。

他又翻了一页。“长老来了。”

山洞前的两块巨石在不知何时被移开了,在漆黑中透出一丝光亮来。来人背着光站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长老对着漆黑叹了口气,催了灵力把灯给点上,便看到了这一片的桃花海,中间有个面色苍白的人,手里拿着本书,看到他还对着他扯了扯嘴角。

长老又叹了口气。“你这是何苦。”

“长老说的什么话。”白掌门闭上了眼睛。“又不是我想让自己变成这样的。”

长老却不理他,自顾自地从衣袖里掏出两朵花紫蓝色的小花,是桔梗。

“这是我从刑场上找到的。”

“刑场...小谷?”白掌门一惊,这倒是让他清醒了几分。“我没想到...小谷竟也染上了吐花。”随后他又苦笑,“知道了又能怎样呢。”

“其实我今日过来,是想问清楚。”长老坐到白掌门的床前,“为何要给自己加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小谷之事是她自己做了错事,即便有甄厉害的证言也不过一面之词,更何况真相并非如此——你这是何苦?”

白掌门不去看他,轻声说道:“师叔,我快要死了。”

“我若不这样去说,等师妹游历回来定会发现我已经死亡的事实。”

“她若是逼问田玉,田玉也必定会说出真相。”

“而我不想让她知道。”

“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蓉儿是最为恪守教规的,不过徒增她的烦恼罢了。”

白掌门看向长老,虚弱地笑了笑:“还要多谢师叔百忙之中还来探望师侄。”

长老无言,只能叹道:“保重。”

三日后,何田玉打开山石进入山洞,只看见了遍地的桃花和一把折扇,上头提了四个大字,宁静致远。

他郑重地对着山洞磕了三个头,又将桃花遍数烧净才离开了山洞。只有鬼师妹问起时,何田玉道:“师父还在闭关修炼,切勿打扰。”

【完】

【大概是番外】

数年前,白掌门曾经受了蓬莱王子之托,将乌皇封印于蓬莱境内。

蓬莱王子谢了又谢,并许诺他可以拿走任意一样物品作为报酬。

白掌门对那些金银或法器并不十分有兴趣,这些器物在昆仑也并不稀奇,蓬莱仙法于他而言也不是很有用。

他的脚步在一片桃花林前停下来。

他从未见过这样大的桃花林。只见大片大片的粉红向前延去,看不着尽头。白掌门便当机立断,要了这桃花林来。

“以后找机会,要让师妹来这儿来看看。”

因着白掌门的师父更喜枫叶,所以在昆仑山上的树木还是枫树为多,只因蓉仙姑喜欢,才在她的住处旁种植了一些,还是白掌门向师父提出的。

只记得他向师父说完,师父就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拍拍他的肩,让他不要忘记浇水。

他当时觉得怪异,却也没有深究。

只是现在想来,师父早在数百年前就发现了端倪。

师父发现我心悦蓉儿之后,他是怎么做的?是暗暗提醒和撮合,还是不着痕迹地把我们俩隔开不至于犯了教规?

他记不清了。他只觉得此刻脑袋昏昏沉沉的。他总是昏睡,偶尔清醒片刻,又昏睡过去。

在坠入黑暗的前一刻,他忽然想到。

“那桃花林,还没带蓉儿去过呢。”

【完】